您好,歡迎訪問本站!今天是2018年02月28日 星期三 [請登錄]
Logozh cn
2017年我國儲能商業化將進入提速發展期
和風送暖,百草吐綠,這一派春天的氣息,恰如儲能行業。近日,國家能源局印發《關於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下稱《指導意見》),首次明確了儲能在我國能源產業中的戰略定位,提出未來10年儲能領域的發展目標並強調了儲能的5大任務,引起了業界關注。

  采訪中,不少人士告訴記者,“這無疑預示著儲能春天來臨,相信會有大量的企業湧入,而儲能市場將因此進一步打開。”

  國家對儲能重視升級

  《指導意見》指出,儲能是推動主體能源由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更替的關鍵技術;是構建能源互聯網、促進能源新業態發展的核心基礎;是提升傳統電力係統靈活性、經濟性和安全性的重要手段。《指導意見》中許多提法均為國內首次。

  “這是一份比較詳細、全麵的解讀方案,比此前的儲能文件要完善、清晰得多。”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大連融科儲能副總經理張華民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文件中對儲能在可再生能源消納、智能電網建設中的作用表述清楚。對儲能在參與電網調峰、調頻、備用、需求側響應、黑啟動,在推動化石能源到可再生能源轉變中的重要性上升到很高的高度。

  “一定要看到儲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比如去年因為棄風、棄光、棄水導致的電力浪費就達到了1300多億度,這是什麽概念呢?三峽電站一年的發電量是800—900億度,其中的浪費可想而知。因此要治理霧霾、要杜絕可再生能源的浪費就要支持儲能發展。”張華民進一步指出。

  《指導意見》的出台,在北京睿能世紀CEO牟鏐峰看來,是在去年6月出台的《關於促進電儲能參與三北地區電力輔助服務補償(市場)機製試點工作的通知》基礎上更進了一步。“是從推動儲能產業發展的角度製定的綜合措施,包括技術研發、應用開發、補償模式和機製、市場建設等方麵,綜合提出了指導性的意見。我認為如果說去年的通知代表國家能源局對儲能技術的‘認可’,這份文件則代表了國家能源局對儲能技術的‘期望’。”牟鏐峰對記者坦言。

  近年來我國儲能呈現多元發展的良好態勢:抽水蓄能發展迅速;壓縮空氣儲能、飛輪儲能,超導儲能和超級電容,鉛蓄儲能、鋰離子電池、鈉硫電池、液流電池等儲能技術研發應用加速;儲熱、儲冷、儲氫技術也取得了一定的進展。我國儲能技術總體上已經初步具備了產業化的基礎。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6年底,我國電力儲能裝機總規模約24.2GW,占電力總裝機的1.5%,其中化學儲能189.4MW。2016年以來,我國化學儲能項目進入加速建設階段,年增長率超過34%。

  《指導意見》中明確規定,“十三五”期間儲能的主要目標是實現儲能由研發示範向商業化初期過渡,“十四五”期間實現由商業化初期向規模化發展轉變。儲能發展涵蓋5大主要任務:儲能技術裝備研發示範工程、可再生能源利用水平提升工程、電力係統靈活性穩定性提升工程、用能智能化水平提升工程和儲能多元化應用支撐能源互聯網發展工程。

  在申萬宏源新能源分析師韓啟明看來,提出的上述兩階段目標以及實施重點示範工程很切合實際。“第一個階段實現向商業化初期過渡,目前來看已經達到;第二階段要實現規模化發展也可行。因為任何行業的發展,隨著規模效應、成本降低等推動,終將迎來規模化的發展。”韓啟明告訴記者。

  更為關注補貼、補償機製

  中國儲能技術近年迎來大發展,但與歐美日等國家和地區對儲能補貼不同,我國對儲能技術沒有相應的補貼且缺乏配套支持,成本高、經濟性差成為業界繞不開的話題。

  對於業內普遍關心的儲能補貼問題,《指導意見》多處提及。明確提出將先進儲能納入可再生能源發展、配電網建設、智能電網等專項基金支持範圍,根據不同應用場景研究出台針對性補償政策,研究建立分期補償和補償退坡機製,同時建立儲能等靈活性資源市場化交易機製和價格形成機製。

  在牟鏐峰看來,《指導意見》中多處提到了補償,這反映了當前儲能技術在電力行業推廣中麵臨的核心問題,即儲能技術價值得不到合理的收益體現。“而在我國當前電力體製下,采取補償的方法可能是短期內比較有效的培育市場的方式。”

  “這份《指導意見》介紹得很全麵,但還需要具體細化,還要進一步明確待遇細則。比如,儲能在容量市場,作為調峰電站,要參考抽水蓄能,一定要有配套的細則出來,企業才能更好地操作實施。”張華民表示,“希望國家盡快出台儲能補貼,要認可儲能的價值所在。”

  “《指導意見》對於儲能行業發展給出了非常好的定位和規劃, 關鍵還在於這些宏觀政策如何落地,比如行之有效的補貼方式。現在北京市發改委新能源處正在研究微網儲能補貼,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等相關主管部門都在研究儲能相關補貼政策,如果順利的話,今年可能就會出台。”北變微電網總工程師孔啟翔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

  加速製定儲能行業標準

  《指導意見》指出,我國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還存在較大差距,除政策支持、研發示範、統籌規劃不足外,技術標準不足也是一大掣肘。

  “僅個別儲能技術標準,尚未形成產業標準化體係,更談不上根據標準對儲能產品進行檢測認證,不僅製約了儲能產業規範化和規模化生產,也降低了市場用戶應用儲能技術的積極性。”《指導意見》中如是說。

  為此《指導意見》中明確提出,加強儲能安全與環保政策法規及標準體係建設,儲能係統開發應采用標準化通用性及易拆解的結構設計,協商開放儲能控製係統接口和通訊協議等利於回收利用的相關信息。

  “從這份文件來看,目前來看最切實可行的是監管層聯合製定儲能技術標準。”韓啟明認為,“儲能商業化要加速發展,就必然需要額外助力,比如專項財政,但是補貼何時出台尚屬未知,相比之下,標準容易做。現在投資主體較少,標準化問題還不突出。但隨著儲能發展快速提升,對標準的需求將越發迫切。”據了解,目前已經有獨立的第三方開始製定儲能標準。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球電力儲能裝機總規模約168.4GW,占全球電力總裝機的2.7%。中國作為全球儲能市場中的重要一極,隨著儲能的政策力度不斷加碼,市場機製逐步理順,多領域融合相互滲透,裝機規模快速增加,儲能無疑將迎來一片姹紫嫣紅
(來源: 中國能源報  )